真正的共情,是合理拒絕

真正的共情,是合理拒絕
value101 2021-08-06 檢舉

共情,指的是一種能設身處地體會他人處境,並能夠感同身受地理解他人情感的能力。

生活中,我們從小就常常被教育說:要關心別人,盡量去真正理解和感受對方。

於是,當我們看到家人需要幫助,會竭盡全力;看到朋友請求支持,會努力幫忙;哪怕有時候是他人的一點無理要求,也會不由自主地心軟妥協。

誠然,共情力是一種美德,但有時候,帶著善意的拒絕,才是真正的共情。

真正的共情,是合理拒絕

 

01

善意拒絕合理安放親情

前幾天一個朋友告訴我,自己狠心拒絕幫助老公弟弟的事。

老公的弟弟今年32歲了,一直沒有穩定的工作,人也不算很勤奮。仗著父母寵他,平時錢不夠花,就找父母接濟。

平日里,朋友的老公知道弟弟總是找家裡要錢,不忍心父母生活辛苦,每次都多給父母些錢,暗著在經濟上支援弟弟。朋友為了家庭的和諧,大多時候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
前段時間,父母考慮到弟弟年紀大了,沒房娶媳婦,希望我朋友把他們一套空著的小房子友情價過戶給老公弟弟。但說是友情價,其實就是白送。

這一次,我朋友站出來反對這件事情。她和老公請父母坐下來長談,最後情理並用地說服對方,放棄了這樣的想法。

“最後,一家人都覺得小叔需要自立,讓他好好出去找份工作,才是正途。”朋友笑著如是說。

是啊,面對血濃於水的親情,又恰巧在自己能力範圍內的事情,我們似乎都難以拒絕,儘管有時候會苦不堪言。

殊不知,

這個世界,沒有誰能夠永遠依賴他人而活。我們終究需要一個人走完屬於自己的人生旅程。

煞費苦心的善意拒絕,才是最好的共情。

真正的共情,是合理拒絕

 

02

善意拒絕妥善對待友誼

有人說:“

我們總想盡力幫助朋友,真心希望對方能渡過難關或是少走彎路,從而讓拒絕的話如鯁在喉。

其實大可不必如此,有時候善意的拒絕,反而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朋友大楓講過自己的一段經歷。

幾年前,公司新招來一位辦公室文秘,分配到他手下工作。小伙子大學剛畢業,腦子靈活,做事勤快,很像他年輕的時候。

大楓平時對小伙子很照顧:小伙子寫不好報告向他請教,他一字一句幫著修改;小伙子不善溝通找他求助,他不厭其煩一點點教;有時甚至做錯事被老闆訓斥,他也前去替小伙子背鍋。

慢慢地,小伙子越來越依賴大楓,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上遇到難題,小伙子總是第一個想到打電話找大楓。

直到有一天,公司要把小伙子外派到分公司去。他自然不願意,希望大楓能把他留下來。

這一次,大楓陷入了沉思。一年多了,小伙子各項業務能力幾乎沒有任何提高,不但沒為他分擔,反而是自己常常犧牲時間幫他解決各種麻煩。

想到這裡,他拒絕了小伙子的請求,告訴他說:

“就算這次你跟了我,過幾年我退休了,你怎麼辦呢?我只能在你成長道路上助你一把,但不能代替你成長。我一直護著你,你永遠也沒辦法獨擋一面。”

後來,小伙子靠自己努力打拼,成功地活成了大楓期望的模樣。對於大楓的良苦用心,小伙子一直感激不盡。

大楓用拒絕,成全了小伙子的成長。

信任一旦成為依賴,於你我都無半分好處。

我既做不到勉強自己來幫助你,於是我把本該由你自己承擔的責任,原封不動地還給你,站在你的身邊,以便不時之需。

曾看過這樣一句話:“真正高層次的人,一定是既懂溫柔又不失狠勁,既有吸引別人的魅力,又有拒絕別人的能力。”

用心良苦的善意拒絕,才是共情的高層次打開方式。

真正的共情,是合理拒絕

 

03

善意拒絕溫情維護原則

曾經,我忍痛拒絕了一個快遞小哥的請求。

那次因為年會,公司要給幾百位客戶寄資料,為了方便我找到公司樓下一家本地快遞公司。

接待我的是一位很年輕的小哥,我被他的熱情所打動,同意按照基礎價4元/件的費用成交。

後來上門打單、打包和配送都很順利,可到月底結賬的時候,對方像一個犯錯的小孩欲言又止地告訴我,自己剛入職不久上次弄錯了價格,現在成本價是4.5元/件,問我能不能把價格提起來。不然自己不但白忙,還要賠錢。

我頓時陷入了兩難。

從情感上來講,我喜歡這個剛入職場的快遞員熱情積極的工作態度,新人犯錯是難免的事情,錢不多我也願意諒解。

但同時,我又想,一個人要吸取教訓,唯一的辦法就是讓他承擔後果。雖然這只是一個小小的請求,但只有讓他付出代價,以後才能用更嚴謹的態度去工作。

情感歸情感,原則歸原則,我們可以變通,但不可以為共情推翻原則。

最後,我拒絕了小哥,我告訴他這次的價格不能改變,你需要自己承擔損失,這是原則;但你的工作態度很好,這次合作也很愉快,所以之後我們公司所有的快遞,我都交給你做。

小哥接受了我的提議,到現在,我們的合作依然很愉快。

生活中,我們不能否認,情感是打通人與人之間壁壘的橋樑,也是維繫彼此關係的紐帶。

理解、包容和支持是本能,適度共情是必要。但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,情感永遠不能凌駕於原則之上,否則會為將來不可彌補的大錯埋下隱患。

堅持原則的善意拒絕,才是真正有溫度的共情。

 

 

04

奧地利心理學家阿德勒曾說過:

“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最重要的區分是:什麼是你的課題,什麼是我的課題。”

是啊,我可以理解和同情你的處境,但不代表我需要時時處處承接你的壓力,給予永不落空的援助。

我站在你的立場,幫助你成為更好的自己,這才不失為一場永久的善意。

願你我,從今往後都能學會合理的拒絕,因為,那才是一個人真正懂得共情的標誌。

-end-

 

 

 

喜歡這篇文章嗎?

按個讚吧,不會令你失望!

已經讚了

標籤:

  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!